江苏南京律师法律咨询
service tel
18052097601
站内公告:
咨询:18052097601 律师免费咨询:18052097601
判例精选当前位置: 首页 > 判例精选
江苏刑事律师-如何把握刑事案件中的主观故意  时间:2021-08-19 09:42:34

       从我国刑法的规定来看,除了少部分犯罪是过失犯罪之外,大部分的犯罪构成都要求要有主观故意。犯罪主观故意把握的恰当与否将会影响我们对案件的性质的判定是否准确。从犯罪构成要件来看,主观方面是认定一个行为是否构成犯罪的必要条件之一,这样就要求我们应当准备把握好行为人的主观意思到底如何。从某种角度来说,犯罪主观故意是确定某个行为是否构成犯罪的基石,犯罪主观故意将会影响到定罪及量刑的问题,如何判断行为人是否有犯罪的故意以及犯什么罪的故意就尤其重要了。

  我们首先来看一个真实的案例:2007年4月,某县的一个镇政府采用招商引资方式与罗某达成协议,有罗某投资建设该镇的农贸市场。2007年12月7日该县政府召开县长办公室会议同意扩建该镇农贸市场,同年12月20经省人民政府批复同意征地,征地补偿费用均已到位。因阻工,无法腾地建设,该县国土资源局于2009年5月11日作出限期腾地决定,要求某村1组在10月内腾地,2009年11月3日该县人民法院裁定准予强制执行,并于同年11月进行了强制执行。该将建农贸市场的土地位于该村1组,该组有3个小组长,犯罪嫌疑人谭某为小组长之一,其自家的土地并未征收。2008年罗某,组织施工时,谭某以农贸市场征地补偿太低等为由,于2008年12月至2009年6月多次组织本村村民阻工,并多次在组里筹钱到长沙、北京上访。2009年7月,罗某经过多方打听,组织阻工的原来是谭某,便主动打电话找谭某,但谭某不见面。之后,该镇党委委员肖某找谭某就阻工一事协商未果。2009年8月出的一天,肖某找到谭某,协商给谭某35万元,给付方式为:先给付谭某数万元,如动工顺利,动工第二天给付谭某15万元,第三天全部付清,如果动工不顺利,财物退还。经协商,2009年8月14日晚,肖某到谭某家里交给谭某5万元,该5万元系开发商罗某从该镇党委书记与该镇镇长处借来的。这5万元一直为谭某占有。之后,该镇政府以生活费名义解决谭某上访费用1万元。案发后,公安机关从谭某家搜出现金10730元。其中有个问题需要说明下,该案中罗某证实于2009年7月找到谭某。在该县城关某商店对面讲要罗某给70万元,是为保证其子孙无后顾之忧,但谭某对此事完全否认。对本案中谭某的行为是否构成敲诈勒索罪,争议比较大。

  观点一认为本案谭某不构犯罪,理由如下:1、谭某主观上是否有犯罪故意不好认定。征地拆迁补偿是市场行为,作为农民要价过高可以理解,罗某与肖某的证言证实每次谈也是围绕征地补偿安置等问题谈;谭某虽然拿了钱,但是也讲过要退,且开发商也承诺做好群众工作不再阻工给其一定好处;2、谭某虽有阻工行为但其阻工不是针对罗某,而是针对政府,不能以其拿了钱就认为阻工是敲诈的手段;3、从侵犯的客体来看,敲诈勒索侵犯他人财产权与人身权,本案中谭某并没有侵犯他人人身权;4、如果即使构成犯罪,证据也存在疑问,因为谭某从没有主导敲诈,而是罗某主动送去过去的。

  观点二认为本案构成敲诈勒索罪。1、谭某在客观上有敲诈勒索的行为,并且实际上也获得了非法利益;2、主观上有敲诈勒索的故意,只是关于主观故意的证据还有待加强。

  笔者认为谭某构成敲诈勒索罪。1、谭某有敲诈勒索的主观故意。理由如下:①谭某是小组长之一,在村民自治的村委会里面多少还是有一定的职权及因该职权而附带的号召力;②谭某的土地并没有在农贸市场建设的征收范围内,即不需要给他土地征收补偿费用;③该案中的征收补偿严格按照国家法律规定全部补偿到位。基于上述原因可以清晰地发现谭某没有任何理由组织村民阻工,他实际上是以征收补偿费用过低为幌子行敲诈勒索之事实,谭某完全由非法占有的故意;2、敲诈勒索罪要求以威慑或者要挟的方法强索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也就是说敲诈勒索侵害他人人身权的程度比较低只要达到威慑或者要挟他人的程度即可,本案中开发商罗某虽然是自己“主动”给钱给谭某,但实际上是被谭某逼迫所作出的无奈的举动;3、从我国刑法及刑事诉讼法的规定来看,即使没有犯罪嫌疑人的有罪供述,但是有其它证据可以证明其犯罪的,一样可以认定其有罪。本案中就算谭某从不承认敲诈勒索他人也不影响对其行为的认定。所以笔者认为本案证据充分完全可以认定谭某的行为构成敲诈勒索罪。

  通过上述的案例我们可以发现,我们在处理刑事案件中不应当机械地认为只有犯罪嫌疑人做了有罪供述及其他证据相互佐证才可以认定犯罪嫌疑人的犯罪主观心态,才可以认定犯罪嫌疑人的行为性质。实际上在刑事案件中,行为人为了开脱自己的罪行完全否认其行为是可以的,但是从我国刑事立法政策的把握及我国刑事法规的基本原则出发,我们在有其它证据可以证实行为人的行为构成犯罪时,有没有行为人的有罪供述并不影响我们对其行为的定性。这实际上就是告诉我们在办理刑事案件的时候,我们应当灵活把握有关刑事立法的精神原则,不能机械的从个案来分析,而应当有全局的观念有系统的理念,这样才能在司法实践中达到打击犯罪,保护人民的目的。江苏刑事律师